狐狸先生

不是文手。不是画手。就是个玩手机的。

拾贰年


#吴邪视角#雨村#




青铜门开了,张起灵不在。
猛的坐起来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脑袋冷汗,抬手抹掉扶住额头,看见熟悉的卧室才慢慢缓了过来。
妈的。最近这个梦好像缠住我了。
反正我也睡不着,看看小哥去。想着便翻身下床提着裤衩子跑到小哥房间。
竟然没人。他娘的。我不知为什么心里一阵筋挛,撒丫子跑到院儿里一看。果然在这。
小哥背对着我站在一棵海棠树下,叶影斑驳的投射在他身上,活像他披着蛇皮(刮掉)
我舒了一口气扯了扯裤腰带走近他,但这闷油瓶不理我。“你在看什么。”我假装自己很高冷的开口。他不说话,只是慢慢抬头,我随着他的动作看向天空。
“月亮?挺好看。小哥你闲情逸致还挺特别。”这时的月亮不知为何又大又圆仿佛可以看到上面的环形山,清冷的光洒下来,微风拂过有点点凉意。
“吴邪。”正看的入迷小哥突然叫我“嗯?”
“谢谢。”我回头一看,他竟然这么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仿佛一种复杂的感情在他眼中翻滚着要把我吸进去。“你谢什么啊真是的咱可是兄弟!”我不要脸的凑过去和他勾肩搭背,他神奇的没有推开。
“嘿呦你们这狗男男!出来调情不带上胖爷我!”胖子的大嗓门儿从窗户里传出来吓的我一抖,一回头他人已经屁颠屁颠跑过来了。
我恍惚了一下,不知是什么情绪涌了上来,再看那月亮时,它愈发的圆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拧了一把胖子的肥膘,用一种放松的语气对小哥说着:
欢迎回家,张起灵。






我就是想把以前的垃圾玩意发出来而已…要刷机了难受。

冷到炸裂的雷狐

#雷狐# #邪教# #现代pa#
#ABO#











开始…?





北欧的风景总是一片银白,伫立在远处黑暗中的冰山缄默的像是在等待着谁。


雷狮在森林旁边把他的车停下来,拔了钥匙坐在车上发了会呆,然后下车把车门甩上,拍了拍外套粘上的雪花向不远处的一座房子走过去。


那是一座红色的双层小屋,二楼的小窗中透着温暖的光还可以看见屋檐下结成冰的水柱微微反光。雷狮拨开门前挂着的“勿扰”牌子,弯曲手指敲了敲门。


门“吱呀”的开了一条缝,探出一对狐狸耳
朵“今天已经休息了..诶,你回来了。”雷狮推开门走进去把车钥匙扔沙发上,松了松领带呼出一口气:“今天屋里好暖和。


鬼狐给他把外套脱下来挂在衣架上拍拍雪花“快下雨了,不多烧一点半夜会冷的。”


楼梯踩上去会发出令人愉悦的咯吱声,走到十四阶就可以看到那个巨大的酒红色沙发。炉膛里的雪松木噼啪作响着,墙壁上的飞剪船模型依稀反着光。


鬼狐从酒架上取下一瓶酒回头问雷狮:“你喝白兰地吗。”“喝一一有点心吗?”雷狮在沙发上瘫着表示自己很累。“这种要求你提晚了,唯一的水果蛋糕我刚吃完。”雷狮瞅了一眼垃圾桶里的塑料纸闭上嘴看着鬼狐
倒酒。


淡黄色的液体散发出浓郁的香气,慢慢滑到杯中,酒脚挂在杯壁上像一条丝绸在舞动,雷狮嗅到一股浓浓的的苹果味。他盯着鬼狐的动作并打量他的新睡衣一一黑色和银色的斗篷,腰上松松垮垮的系了一根腰带,身后的尾巴被衣摆盖住一半,让人想揉揉。


“你盯着我干什么。”雷狮回过神,卸下来手套往地毯上一撇伸手接酒。“我说你啊,最近怎么开始收集酒了,模仿格瑞囤牛奶吗?”雷狮看了一眼角落里多出来的架子,上面已经放了几瓶白兰地“E.X.P.S……你哪来这么多钱买酒。”“你管。”鬼狐垂下眼不看他。


“好吧。随便你。”


食指与中指夹在杯底,用手掌的温度让酒微热; 对着火光可以看到里面清澈的液体左右摇摆着在杯壁上挂住芳香气味溢出杯子让人心情愉悦。


四分之一杯的酒当然不够喝,至少对于雷狮来说是这样的,一口下去就只有一半了。“慢点喝,这酒劲挺大的。”鬼狐把他瞟了一眼自己拿着酒杯在火炉前烤火。雷狮举起空杯子示意他。


于是就这样,在钟摆的嘀嗒声里小半瓶s就被这两人喝掉了。鬼狐的脸有些红,窝在沙发上对着光看自己的指甲,雷狮靠过去伸手揉捏他的耳朵,发现有烫。“还好吧? 喂。”


雷狮拿手指戳他脸,感叹着手感好。“嗯..我没事。就是有点鬼狐小声说着,凑到雷狮旁边“我..想去床上..睡一会。可能是声音太小了雷狮没听到后面的三个字于是误解了他的意思低笑出声把鬼狐横抱起来放床上双手撑住身体俯视着鬼狐“你一个成年人酒量这么小可要怎么谈生意啊。”